《海角七号》明天的太阳和今天一样美好
时间:2015-06-16 13:35 来源:www.dy86.com 作者:娱乐 点击:
《海角七号》明天的太阳和今天一样美好

  《海角七号》是台湾著名导演魏德圣自编自导的一部反映海边居民各个小人物生活状态,相处时发生的摩擦和矛盾,平时的磕磕绊绊,相互的谅解,以致后来最终为实现同一梦想而欢乐和唱的一部文艺电影,其中穿插了一条特殊的辅线情节,贯穿始终,衔接得当。全片结构谨然,温馨流畅,辛酸幽默自然流露,让观众在笑中带泪的同时亦不忘收获一种真实的感动。该片荣获2008年台湾金马奖年度杰出电影奖、台湾年度最佳电影工作者、最佳男配角等六个奖项。
  无论从故事结构、电影基调、矛盾冲突、画面色彩、背景音乐、台词设定,抑或是角色选择、演员表演等等任何一个方面去评论这部电影都有值得探讨和表述的价值及意义。我们难以用一种华而不实的辞藻去概括影片之中昭然若揭的任何一个电影元素和符号语言。因为如果用专业的眼光去评定该片,将在很大程度上削弱甚至掩盖我们作为一个普通观众的代入感-----即以情动人的主观感觉。俗话说“一草一木关乎情”,一部优秀的电影在真正的成功之处即在于此。


  阿嘉和友子的爱情是水到渠成没有浮华和刻意的渲染,一封六十年前的信在六十年后漂洋过海重见天日阴错阳差地滞留在负责送信的阿嘉手中,他在好奇和百无聊赖之中偷拆了信,一段六十年前的跨国恋情在影片不疾不徐地推进中循序渐进地展现在我们的眼前:1945年在台日籍教师中孝介随败北人潮撤离台湾,女友友子因种种原因没能撤离而被迫滞留台湾。中孝介在赴日撤行的轮船上将每天对友子的思念和歉疚都以日记和情书的方式诉诸纸上......直到六十年后中孝介的后人才将这封当年的情书寄回台湾。两个友子,她们拥有相同的名字,类似的情感,时代的变迁,注定了截然不同的命运,中孝介的离开代表悲怆和遗憾,而阿嘉的坚守却换来了幸福和圆满,海角七号既是一个遗落的爱情悲喜剧又是一个为梦想重新启程的希望之旅。若我们将两个友子合二为一,将时空忽略不计,将阿嘉和中孝介放在可以相提并论的同一个平面空间里,我们会惊奇地发现阿嘉和中孝介其实都在不断重复面对命运相似的考验:(中孝介因为日军战败而被迫撤离,阿嘉因为友子在台湾的演出任务结束而被迫分离)当命运注定要彼此分离,你会如何选择?这是生活的选择题,中孝介选择了逃避,所以悲剧业已注定,而阿嘉虽也迟疑不定,但最终却鼓足勇气选择了与友子不离不弃,生死相依,于是,掌声雷动,皆大欢喜。而这,也正是导演苦心经营所要告诉我们的生活哲理和人生寓意。
  当然,这老一辈的爱情只是穿插在片中的一条主线,而围绕主线的众多分支情节却更能折射出生活中更多的现实问题,以及影片所表达的意义。譬如卖小米酒的马拉桑,在成为乐队的贝斯手之前,他为了生计不辞劳苦、精神振奋地每天来往穿梭于各地推销他的小米酒“马拉桑”,即使经营惨淡,遭人漠视,他也依然不减对生活的热情,累了就睡,渴了就饮,其执着和乐观地人生态度不得不令人震撼和肃然起敬,最终,天道酬勤,他终于赢得了上天的垂青,收到了人生第一笔可喜可贺的大订单;还有另一位贝斯手劳伯,他本是一名普通的交通警,因为心情不好而在无意中与阿嘉“结仇”,导致二人关系始终处于敌对状态,不过因为对音乐共同的热望,他们放下了怨仇,最终同心协力,使乐队演出大获成功,而我们在故事的渐次进展中也看到了一个真实的劳伯:劳伯的妻子不知何因在很多年前离开他再也没有音讯,而劳伯却矢志不渝地等待她,怀揣着妻子的照片,在大家都喝得酣畅淋漓时才无所顾忌地痛哭流涕,妻子虽然没能回来,可让观众莞尔的是,小女孩大大以大人的执着和淡定给了劳伯一个出乎意料的看似荒谬却真心实意的吻,不仅止住了劳伯的捶胸泣血的悲鸣,也终于使劳伯在短暂的惊愕之后豁然开朗,重新燃起对生活地希望和信念......
  影片中的众人都是为生计而日夜奔波的小人物,他们日复一日地做着看似普通而卑微的工作,也许他们从内心深处并不热爱这份工作,譬如阿嘉,为送邮包而赌气,整日皱着眉头,可是他有音乐作的梦想,即使经历了挫折和失意,也从未放弃;还有大大的母亲,一个婚姻不幸的普通清洁工;抑或马拉桑,还有年过八旬而依然俯首弄琴自得其乐的白发皤然的茂伯......我们从他们身上看到了自已的影子,看到了一个小人物的酸甜苦辣和悲欢离合,看到了层出不穷的不幸和苦难,但那又怎么样呢?不是还有一样有梦想吗,一样也可以狂欢吗?在肆无忌惮率真的狂欢面前,我们还有什么理由怀疑明天的太阳不会和今天一样美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