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残粉》:对你的爱足以让我杀死你
时间:2016-10-30 09:55 来源:www.dy86.com 作者:娱乐 点击:
  “没有粉丝,明星没有价值。因为粉丝,我才存在。”这套话术,超级明星与脑残粉甚至媒体都如此说,但是这句彼此洗脑的话有毒,毒害了无数脑子有问题的人的现实,他们不断暗示自己的命运,尤其是粉丝们,将明星的艺术之光、生活之粉、人生之际遇,作为自己到此一游的奖赏。久而久之,他们将自己和明星之间画上存在的链条,跨界要求明星为自己做些什么?《脑残粉》中这位奇葩,第一个要求便是“5分钟”。按照王家卫《阿飞正传》和杜琪峰《大只佬》对于时间的诠释,明星要是从了,那么便是超越的缘分,再也无法分开。未来永远无法过去既成事实,明星拒绝了,故事沿着另外一个方向失控。1997年香港回归,李力持导演的《爱你爱到杀死你》对于很多内地观众来说,第一次见识到明星与“粉丝”/黑粉之间的紧张关系,《脑残粉》则以全面、立体、纠缠的镜像刻画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粉丝文化的异化。
  哈比卜·费萨尔编剧、玛尼什·莎玛导演、印度宝莱坞天皇巨星沙鲁克·汗分饰超级明星与脑残粉的商业大片《脑残粉》,既有着丰富的娱乐性,又有着深刻的从现实到未来的危险的社会学逻辑。脑残粉不等于乌合之众,乌合之众容易满足、被蛊惑,脑残粉却是要把我主动,不惜将自身和偶像的正常状态都打破,跨越便是越轨,过程和后果必然要出轨并翻车,相信各位都还记得当年踟蹰在尖沙咀星光行的杨丽娟一家人。德里贫民窟里的小网吧老板高瑞夫,极度痴迷大明星阿利安•坎纳,他的世界便是想象与建构一个密切的粉丝与偶像共在的梦幻空间。开挂的脑洞,从重走偶像的孟买行开始。有钱也不买票、点一样的火车餐、住同一家廉价酒店的同一间房,理所当然,升级到登堂入室、李代桃僵,既然你不给我五分钟,不以明星的身份向粉丝道歉,那么你的阳关道便是我的独木桥。
  沙鲁克·汗以及其精堪的演技,诠释了两个截然不同的角色,他们彼此之间的审视和考量,超出国产电影处理类似关系太多。正是一个“演员”的搬演,更加让《脑残粉》的社会批判性主题呈现。高瑞夫是不请自来的闯入者,他的到来让偶像中后期的演艺事业跌宕起伏,几乎判如两人。从受伤的粉丝以偶像的身份跑步,在杜莎夫人蜡像馆中扇“自己”耳光,到以猥琐的手法弄臭其公众形象,一意孤行的他终究没法回头,即使有父母殷切的眼光,即使明星以模仿者的身份再去说两可的劝慰之语,他都不回头,也让本片的下半部分走向了惊悚、残酷的人性之思,最为意外的是这个明星的三观,确实没的说,他不道歉有其强大的内心做支持。那些肆意的狂欢,在烟火散尽之后,让观众更为叹惋。这部电影本来可以有理所当然的歌舞段落,却以悲剧性结尾告诫观众,他人的人生与你无关,你的崇拜就仅仅限于崇拜本身便好了。所有后果,唯有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