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刑警》:“菜鸟小队”到“最佳拍档”的蜕变
时间:2017-11-15 19:20 来源:www.dy86.com 作者:娱乐 点击:
  “暴走”一词最早来源于日本动漫文化,后经过美国的“暴走漫画”迅速风靡全球,当它以新的面目出现在中文世界并迅速和中国流行文化的语境相匹配时,产生了一种戏谑诙谐的文本效果。正在爱奇艺热映的电影《暴走刑警》取了“暴走”含义中从逆境中爆发誓达目的的情绪,当三位警察屡屡被毒贩牵制陷入困境的时候,不顾一切的“暴走”状态便再次出现。
  《暴走刑警》中的三个年轻警探,性格迥异,不论是不苟言笑的队长林冲,无厘头搭档霍宝,还是略显稚嫩的从心,当三个没有太多实战经验的队友同时出现在一场突如其来的遭遇战时,变数和挫折再所难免。
  影片以第一人称的限制视角让观众跟着演员进入一幢充满未知和变数的废弃大楼。年轻警察从心缺乏经验且性格懦弱,面对这一场颇为危险的追逐游戏,他的状态显示出一个新手的紧张和失控。随着毒贩破门而出,压迫性的镜头配以快速剪辑,突如其来的枪战让观众马上进入了戏剧冲突情境。
  《暴走刑警》的剧情在毒贩的抓捕和人质的营救之间层层推进。从心在开场与悍匪的对峙中中弹,用自己的鲜血换来了队友的时间,毒贩顺利落网。原本以为抓捕到此结束,但在回程途中林冲突然接到漏网的毒贩同伙的电话,三个人不得不分头行动。身负重伤的从心单独看守悍匪,身边还有一位从毒窟救出的身份不明的阿兰,林冲和霍宝则重新返回废弃工厂,解救被挟持的民警。
  电影在这一段落迎来了叙事的高潮,导演来赫通过平行蒙太奇的方式,成功地将“菜鸟小队”所面临的困境推向极致。由于失血过多,从心的意识开始变得脆弱。等到他从昏迷中醒来,原本在毒贩手上的手铐戴到了他的身上,而毒贩早已借此机会带着阿兰逃之夭夭。从心不得不通过自断手臂的方式自救,十指连心的痛苦通过特写镜头让观众深深感受到了从心的求生欲望。直面残酷的勇气让他从逆境中摆脱出来,完成了自我的蜕变。
  而在故事的另外一个空间,林冲和霍宝面对越来越逼近的交易时间而焦灼不安。导演来赫在这一段落通过“摩的追汽车”、“穿越枣树林”等的设计,完整地诠释了警匪电影中的类型叙事——追逐和格斗。霍宝夸张化的语言和行为与冷静沉着的林冲形成鲜明对比,又增添了几分无厘头的效果。
  当这场一波三折的追捕迫近尾声,对于影片反派结局的交代,导演用一个颇为浪漫化的视觉场景来渲染气氛。蛇蝎美人阿兰携带毒品仓皇而逃,企图再次使用美人计诱惑路人。从心则不顾一切的“暴走”,用近乎自毁式的方式劝走了路人。林冲和霍宝也在这个关键时刻赶到了峡谷,故事线重新汇集在一起。危机解除后,三个筋疲力尽的警队新人瘫坐在草丛,他们望着飘荡在空气中的白色粉末若有所思,电影的故事也就在这里结束。
  影片在以警匪对峙为主线的叙述中,插入了“兄弟情”的表达。三个势单力薄的警察在这场阻力重重的抓捕中颇有些“难兄难弟”的意味,每一次迫近成功的营救却又被来自现实的各种阻力所打断。但好在他们齐心协力,不论是毒贩的疯狂反击,还是柔弱少女阿兰的身份突转都没能改变他们对正义的坚守。这次惊心动魄的人质营救和毒贩抓捕成为三位年轻警察的重要职业洗礼,尤其是备受折磨的从心,他在这场战斗中留下的伤痕将是他成长的重要见证。
  《暴走刑警》结构紧凑叙事流畅,多线交织和平行蒙太奇制造出了一场酣畅淋漓的警匪追逐,三位年轻警察的面对极端环境时的“暴走”状态,让他们从起初的“菜鸟小队”成长为“最佳拍档”。即便他们都有各自的缺陷,但是这都不能阻挡他们成为勇往直前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