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演戏、也人生如戏 痛过後全都说了这句话
时间:2018-03-15 18:24 来源:www.dy86.com 作者:淡无盐 点击:
  谢欣颖遭未婚夫劈腿,毅然悔婚。
  看戏的是傻子、演戏的是疯子,很多人都说8点档本土剧剧情太扯,但人生如戏的事情多着了。前阵子做了许多艺人的专访,他们的故事精彩到听起来、写起来都让人头昏脑胀,但总归一句,他们都跟我说了类似的同一句话,这些都是人生必然经历的过程。听起来很宿命论,但要在生活中经过多大的阵痛,才能轻轻地、淡淡地说出这句话啊。

  谢欣颖与前未婚夫在预定结婚的前一个月,突然宣布不结了,随後爆出是因男方劈腿,完全是戏剧中常出现的狗血哏。她最近为了宣传新戏1006的房客接受专访,谈起过往的情事面带笑容,直呼自己现在的状态从没那麽好过,但仍透露,伤心时怀疑自己、怀疑人生志向,甚至每天都在哭,冲过撞墙期之後,才有了更好的自己。
  如今事过境迁,谢欣颖说很感谢有那段时期,否则自己的想法会一直停留在那个阶段、无法成长,而且当时若结婚,状况恐怕更糟。在专访之前,上一次遇到谢欣颖时,她还在烦恼着筹备婚礼,但其实已接近预定的婚期,当时却连场地都还没订;被问到婚礼後来到底筹备到什麽阶段?她当成前尘往事,笑说:忘了!
  没有什麽形容词,会比人生如戏更能贴切的形容张庭瑚了。从他刺蝟男孩出道以来,一路看他发生了好多事情,每次访完都在想,怎麽能有那麽多戏剧性的故事,都在他身上综合发生了。
  张庭瑚的人生故事很曲折。记者高彬原/摄影
  张庭瑚的父亲是飞官,在他小学五年级时因公殉职,从小生长在单亲家庭,他清秀的脸上藏着一股叛逆,被王小棣相中演出刺蝟男孩。张庭瑚曾形容自己的出道莫名其妙,只是吃个麦当劳,就被抓去试镜了,更让他搞不清楚状况的是,演了第一部戏,就入围金钟奖最佳男主角奖。
  成为准视帝那时候,张庭瑚打算退学,虽然他说得很坚定,觉得当时学校所学在演员工作上没用处,但表情还是有一层迷惘。他去当兵前一天,还为了当时主演的新世界接受专访,印象很深刻,他笑着说:金钟奖见。期盼再以新戏入围。後来再见,竟是在杨可涵的告别式上。
  杨可涵爆出轻生时,大家才知道,同居男友是因新世界假戏真做的张庭瑚。很难想像,才20几岁的他亲眼目睹女友去世的心情,当时传了讯息关心他,过了几天,他才回讯息,听说那段时间,他都在编剧徐誉庭家中接受心灵辅导疗伤。在告别式上见到他,脸上挂着泪,身形明显消瘦,与当兵前的阳光模样差别很大,让人非常心疼。後来真的在金钟奖上见了,只是,他是代替入围最佳女主角的杨可涵。
  这2年的时间,张庭瑚这个多情的孩子,又有与五熊的恋情,也是纷纷扰扰,一度传出劈腿,最後又在脸书上被分手,而且这段又是姊弟恋。和他聊天就知道,他的一双凤眼非常会放电,尤其非常会撩姊,但是比起花花世界的恋爱,更期盼他将这股优势,发挥在戏剧表现中。这次再翻墙的记忆中诠释暖男一枚,他笑说:这是我从影以来笑最多、最阳光的角色。也觉得和自己本性较像。
  宏正因脚伤休养了整整一年。
  其实近期采访时,第一次听到用人生必然经历的过程这句话形容自己的,是从SpeXial团长宏正口中说出,他因为拍戏脚伤,休养了一整年,说起治疗经历,伤口反反覆覆的好了又恶化,他形容自己每天只能躺在复健的椅子上,也一度对演艺工作感到绝望,让人听了都感觉痛、替他心酸。
  晨翔因合约纠纷沉寂许久。记者侯永全/摄影
  曾经是SpeXial战友的晨翔,因为退团、与公司合约问题,也与宏正养伤同一时间,沉寂了好一阵子,他曾经是SpeXial最受欢迎团员,也是演艺圈炙手可热的小鲜肉,但却因官司纠纷,影响演艺路。在快速的社会、网路环境下,沉寂一年,对艺人的伤害算是满大的,但晨翔最近为了新戏以你为名的青春受访,竟也与宏正说了同样的话,也并不後悔自己的选择。
  原本以为,人生必然经历的过程这样的形容太悲观,但通过上述几位的口中说出,细想之後,有种绝处逢生、豁然开朗的感觉,能说这句话,证明他们现在很好,对原本的伤痛已经释怀,或是在释怀的努力中,甚至感谢那段经历,才能带着笑、轻松说出,也祝福他们的未来能更好,通过那样如戏般的人生经历,带给大家更有趣、精彩的戏剧作品。